uni_纪缘

我不是个很好的人。
真的。
我不值得你喜欢。

日常

*意识流

*存在大量的ooc

*小学文笔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万里晴空,也不冷不热,是个适宜出门玩耍的机会,然而就在大家组团去玩的时候,我们的主人公,不,应该是囚人公比较符合他现在的情况。

“即使是拥有了很强大的魔法还是要进监狱真是辛苦你了勇者桑。”

  在一旁拿着卷起来的报纸拍打手掌的恶魔家庭教师讽刺的嘲笑了一番。

“又不是我心甘情愿的!!!!!!”阿鲁巴朝西昂咆哮着同时在心里欲哭无泪。

  母亲,不能成为你想象中的勇者还真是抱歉。

  阿鲁巴在内心里向远处的母亲哭诉着。

 “勇者桑在那之后变得很有名了,真是不得了,每次学校那边都会派人来魔界来参观。”

 “我又不是猴子为什么要来参观我!咕噗…”刚说完就被那个传说中的抖s勇者兼现在的家庭教师西昂一拳打在肋骨上。

 “我的肋骨…要断了…”痛苦的捂住肋骨,无病呻吟的趴在桌子上说出自己的情况。

 “啧啧,肋骨这个梗说一次就够了,勇者桑你就这么痴迷于肋骨吗?真不愧是被世人成为肋骨侠的男人。”

 “还不是你们每次弄我,受伤的总是肋骨…而且我不记得我有肋骨侠这个称呼…”

 “原来勇者桑你是传说中的抖m啊!原来如此!以后就专门攻击你的肋骨吧!”

 “快给我住手啊你这个抖s!在这样下去我就会game over的!到时候我哭给你看啊!”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不要一言不合就唱歌啊!你又不是迪【消音】尼里的角色!”

 “你快给我向迪【消音】尼道歉啊!人家也是有好好的走剧情的!”

 “啊…说得也是…抱歉…”

 “这才是我们勇者应有的风范嘛。”一巴掌狠狠地拍到阿鲁巴的后背上。

 “你拍就拍吗干嘛这么用…咳!”阿鲁巴连忙往后退,“都要被你拍出血来了…”

 “这是我对你的爱意。”

 “那是哪门子的爱意啊喂!再说你这种说法不会被观众老爷们各种想歪吗!”

  就在西昂准备怼阿鲁巴的时候,一个人不慌不忙的走向这里来。

 “西碳!”克莱尔拿着捕虫网走过来,顺便朝监狱这边叫了西昂的名字,他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山洞里很是明显。

  所以他的结果就是被西昂揍了一顿。

 “你害我错过了最佳时刻。”西昂一脚踩上克莱尔的背。

 “西碳你不觉得你这样子对你的幼驯染很过分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一千年前就丢了。”

 “你同时丢掉的还有你的节操吧唔唔唔。”克莱尔的脸顺利的陷入了地面里。

 “吃土去吧少年。”

  克莱尔君,我表示对你有这样的幼驯染而感到不幸。

  玩家「阿鲁巴」对玩家「克莱尔」使出技能「怜悯」。

  不过在那之前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少年阿鲁巴哟。

  这是来自某个地方的吐槽。

  “克莱尔来这里肯定是有事要找你吧…你快放开他吧。”因为自己的良心过不去的阿鲁巴不得不开口替克莱尔说一句好话。

  西昂移开踩在克莱尔背上的脚,摆出一副「要不是你还有用处本大爷才不放过你」的表情。

  露出这样想表情,你确定你是传说中的勇者而不是传说中的大反派吗!!!!!!

  “呀,谢谢你阿鲁巴君。”克莱尔把脸从地里拔出,满脸泥灰的笑着说:“要不是你西昂就不会好好的听我说话了。”

  “结果真的是你找我有事?”西昂眯着眼睛看向克莱尔,在心里想着要是这家伙说的事情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严重的话,他会好好回报【物理】克莱尔的。

  “我在想阿鲁巴君总是窝在这里学习也不太好,况且我们的旅行也暂时停止了,趁今天天气好,把大家叫到一起聚个会。”

  “欸,可是我觉得勇者桑挺喜欢窝在这里的啊?”

  “你不要无缘无故给我添加一些设定啊!因为你我不知道有了多少个绰号!!!!”阿鲁巴欲哭无泪的在一旁吐槽着,但是说实话这么久没和大家见过面了,他也挺想念大家的。

  “欸,是吗?”西昂一脸无辜不知所措的看向阿鲁巴。

  阿鲁巴表示有话也说不出口,生怕下一秒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又要揍自己。

  “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大家已经在那里集合了!”克莱尔元气满满的举起捕虫网。

  在阿鲁巴他们准备出发的时候,另一边的情况则是这样的。

  露基在和亚努阿他们在聊天。

  小公主正用着爱慕的眼神盯着佛依佛依,而被盯着的佛依佛依则是浑身不自在的坐在椅子上,此时的他拿着装着红酒的高脚杯,翘着脚,视线瞥向不远处。

  这个国家的女仆长正向执事长讨要之前说好的两万五。

  假熊猫发出哗丘啦的叫声。

  太阳先生发出含糊不清的拟声词。

  貌似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混了进来,算了,先无视吧。

  然后镜头再转向已经到达门口的阿鲁巴一行人。 

  阿鲁巴:“作者你这么敷衍真的好吗?”

  西昂:“作者已经走投无路了,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表示时间过得很快。”

  克莱尔:“这样反倒会起到反作用的吧。”

  西昂:“管他呢。”

  阿鲁巴无视他们的发音直接推开了木制的门,看到里面聊得正开心的一群人,那些人发现有人开门后,立即把目光移到门口,但是见到来者之后,摆出一副你是谁的表情。

  “啊咧?”阿鲁巴顿时怀疑人生了,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打扰到了大家,或者说是他不应该来的呢。 

  “阿鲁巴好久不见了!”露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到了阿鲁巴的面前。

  “啊,还是露基你好啊。”阿鲁巴原本还想没人会理他,结果露基就这么出现了,他伸出手想要抱住露基,来表示谢意。

  结果因为露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让阿鲁巴扑空了,准确来说也不是扑空,他最后感觉到自己手中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仔细一看黑乎乎的,看上去像是个角?

 于是阿鲁巴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成功的入狱了。

  “以你破坏东西的罪名逮捕你。”这是来到这里之后,看守这里的士兵告诉他的。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与正文无关的内容:

原本十七号就快要码完的了。

结果因为自己太懒没有码最后一部分。

于是在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之后。

终于码完了。【撒花】

也刚好可以赶上战勇七周年_(:зゝ∠)_

最后求评论ヽ(・ω・´メ)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