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纪缘

我不是个很好的人。
真的。
我不值得你喜欢。

【安雷】仍旧没有题目的文

·人鱼paro

·私设

·ooc

 

  安迷修告诉雷狮他想回家,可是这家伙一副风太大我听不见的样子的盯着自己看,看样子磨破嘴皮子也不会让眼前的人帮助自己回到海里。所以说人类真是可怕。

  于是安迷修就暂时的在这里住下了了,因为自己不能长时间离开水,所以雷狮特地的叫仆人运来一个超大型的鱼缸。

  “你这样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吗?!”在把安迷修放进水中后,安迷修立即拽住雷狮的衣领咬牙切齿的说着。

  “放心,我已经吩咐好他们不允许把这件事情说出去。”雷狮嫌弃的拍掉安迷修的手,然后整理好自己的衣领之后就离开这里了。

  离开之前他跟安迷修说了一句。

  “你先乖乖待在这里,我去吃个饭再回来。”

  “喂!”不容安迷修说出接下来的话雷狮就离开了,安迷修有些恼怒的拍打装着水的玻璃。打着打着自己突然就没了脾气,停手后把脸埋在水里,无聊的吐着泡泡。

   这应该算是自己鱼生最大最绝望事件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发生太多的事情有点适应不过来还是水土不服的原因,他的脑袋有些痛,这种时候治疗头疼最好的方法便是睡觉了,然后安迷修潜水,找了个称得上舒适的地方闭上眼睛休息了。

   海底世界无疑是最让他感到安心的,因为那里是他的家,一旦换了地方,那种安心就不存在了。虽然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在没有人和他一起的前提下,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会大哭大闹的,可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孤独感让他有些适应不过来,一时间脑海里闪过的都是在海里生活的片段。

  因为这个原因他睡不着,只好睁开眼,却发现已经是晚上了,结果自己多多少少还是睡了一小会,不然也不会闭眼之前还是下午,一睁眼却是晚上了。

  不过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怎么还没有回来?

  忽然间自己隐约在不远处看到一个人影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安迷修凭借自己的种族优势,看清楚那个人是谁。

  那不是雷狮吗?

  安迷修游到边缘,然后从水中冒出脑袋来,朝雷狮的地方看去。

  “你…”声音刚从喉咙里冒出来他就停下来了,他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什么人,自己贸然大喊大叫估计只会引起什么麻烦。

  安迷修一鼓作气的从鱼缸里爬出来,然后拖着自己的鱼尾来到了雷狮的面前。

  他扶着雷狮的肩膀摇了几下,雷狮没有任何回应,只是保持着低头这个动作。

  安迷修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低头想看他究竟怎么了,结果却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血,这让他觉得大事不好了。

  “喂!喂!”他不断摇晃雷狮,企图让他清醒过来。

  “喂…什么...喂...咳”雷狮慢慢的吐出这几个字,他抬眸看向安迷修,说:“本...皇子…可是…有名字…的。”

  “你不就是去吃一顿饭吗?!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呵…”听到安迷修这句话,雷狮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都是…我…那些…好亲人啊…”

  “他们出手也太狠了吧?你等着!我这就去拿东西帮你包扎!”安迷修丢下雷狮一个人就去寻找药物和绷带了。

  雷狮没有拒绝安迷修,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安迷修忙碌的身影,觉得很好笑。

  人鱼竟然会帮助人类,真是奇了怪了。

  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困意也在不断席卷过来,实在是撑不住的雷狮已经昏睡过去了。

  不知道雷狮昏睡过去的安迷修还在继续寻找东西,在他翻箱倒柜找到东西着急的爬过来之后才发现雷狮已经昏过去了。

  安迷修还以为他是因为受了很严重的伤已经撑不下去了,结果仔细调查才知道他只是睡着而已,安迷修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帮雷狮处理好身上的伤口。

  肩膀和手臂上都有长度不同的划伤,脸上也有几处地方是乌黑的,最为严重的还是靠近心脏的伤口,虽说没有碰到心脏,但是出血量很大,时间一久就可能导致失血过多休克而亡,所以优先处理这里。

  在处理伤口的时候,雷狮皱着眉头,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

  即使在睡梦中感到痛苦也不会发出一点声,这家伙的忍耐度也真够好的。

  弄好所有的伤口后,安迷修看他还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虽然有点对不起他,但还是先委屈他在这里待上一夜吧,再不会到水里去恐怕自己的身体可能会受不了,到时候就照顾不了这个伤员了。

  “晚安。”人鱼在雷狮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在安迷修回到水里之前,雷狮的嘴角似乎勾起了一个弧度。

 



因为码字的时候和我另一个文的设定弄混

虽然及时发现了这个问题但还是有些混乱

然后我懒得修改了


最后求评论_(:зゝ∠)_


前篇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