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_纪缘

每天抱着课本作业行走在校园里。

过着让自己厌恶烦躁的生活。

即使这样也想充满正能量度过每一天。

瑞金

独占欲很强的格瑞嘿嘿嘿

是小段子哦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后方高能

-

  格瑞看着走在前面的幼驯染,心情十分复杂。

  因为他觉得金不应该来参加凹凸大赛。

  为什么呢?

  因为这种黑暗大赛对于金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残酷了。

  可他现在却来参加了....

  而且以那家伙的脑回路估计现在还没有想起来这是个最后只有一个人存活下来的自相残杀的比赛吧...

  “格瑞!你在发什么呆啊?”

  在格瑞思考的时候,金不知不觉的跑到他的面前,习惯了金突然间出现在眼前的格瑞只是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后也不理不顾,拿着自己的武器就往前走了。

  “真是的!!格瑞你好歹给我说句话啊!!!!!!!”

  金有些恼怒的跳了起来。

  “哦。”

  “格瑞你好过分啊!!!”

  格瑞假装听不见金的回答,还是一人往前走着。

  眼神冰冷的望着前方,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既然事情已定,那就由我来保护你吧。

  因为…

  能保护你的只有我一个人。

 


-后方高能哦?你确定要看吗?















-好吧如果你执意的话我也不拦着了。















-

濒临死亡。

 

  格瑞被其他的参赛者给伤到了。

  伤痕累累的倒在金的怀里。

  “呜呜呜呜呜格瑞你不要死啊…”金哭喊着,他知道格瑞变成这样子都是自己的错,因为格瑞想要保护处于危险中的自己,所以才会被那些人给伤到的。

  “咳、咳。”格瑞觉得喉咙很痒,一直不断咳嗽。

  格瑞的视野开始变得模糊起来,他知道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他缓缓抬起粘上血的手,轻轻的抚摸金的脸庞。

  “金你还是…笑一笑吧…你现在…哭起来比…笑还难看…”

  “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笑得出来!!!!”金像是用尽全力把这段话给吼出来,他认为这人到现在还说这样的话,简直是不可置信。

  “笑一个吧。”格瑞像是无视了金的话,坚持要金笑一个。

  金的肩膀在不断的抖动,眼泪也像是止不住一样不断留下来。

  即使这样金还是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给格瑞看。

  “还是…太…丑…了…啊…”格瑞向金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忽然间手像是没有了力气渐渐的往下坠落。

  格瑞的眼睛闭上了,再也不会醒过来了。

  “格瑞!!!!!!!!!!!!!!!”金抱着逐渐失去体温的格瑞,歇斯底里的喊着他的名字。

  这一定是噩梦对吧?

  没错!这一定是噩梦。

  格瑞死了什么的,才不可能发生呢。

  因为格瑞可是最强的啊!

  金慢慢的放下怀里的格瑞,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此时他低着头,看不出他现在是什么表情。

  只见金忽然间抬起头来,脸上挂着很恐怖的笑容。

  “欺负格瑞的人…”

  “我绝不会放过的。”


后话:

原本是想写一下这种设定的小段子

结果没想到最后竟然能放在一起连成一个故事

所以就把这两个小段子放在一起了

后面那里金是黑化了哦,所以才会表现得这么狂气(?)

大家先吃糖再吃刀吧

扩列,占tag致歉!!

这是一条信息量超短的扩列!!!
-
这里是纪缘/阿愀!!!!!
因为单机太久了所以就来扩列了qwq
最近在补游戏王zexal!!!以及在重温家教!!
混的圈有很多!!战勇弹丸小英雄等等!!
游戏也有在玩!!主要是es和刀剑乱舞!!!!!
mafumafu世界中心_(:зゝ∠)_
-
欢迎各位同好小伙伴来找我玩(´・ω・`)

来自星星的魔法师先生

*原创

*自家孩子(设定还没有完善好)

*意识流

星星在高高的天上挂着,有些星星不是很暗也不是很亮,但发出的光芒却不能让人忽视,好像是在向他人显示自己的存在。

星空倒映在水里,在岸上的孩童们想要下水去捞,因为水很浅,没人会阻拦他们。

他们卷起裤子,小心翼翼的踩进水里,只见一道道小小的波纹在他们的脚边回荡着。

把手伸进水里,尽可能让水面保持平静,然后悄悄的来到水中“星星”的附近。

坐在岸上的少年就默默的待在那看着他们的行动。

“竟然妄想抓到星星,这些小孩未免想得太天真了吧?”他似笑非笑的说着,“世界可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哦?”

在少年刚说完没多久,他就听到了小孩子的声音。

“大哥哥你能来帮我们的忙吗?!”

可能是因为付出了这么多的努力,却迟迟没有抓到星星,那些小孩子就想向别人求救,在寻找目标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少年,所以就顺势喊他过来帮忙了。

少年一愣,然后带着歉意对他们笑了笑,他举起自己的一只手。

“你看哥哥受伤了,不能来帮你们。”

孩子们见状,脸上露出失落的笑容。

少年挠挠脸,似乎觉得有点尴尬。

他在想要是刚刚自己就走掉或者假装没有听到这些小孩的声音该有多好啊,现在反倒是想不管也得管了。

他无奈的叹气,然后拿起放在怀里的书,慢慢的走到河边。

然后在一群小孩的面前,小声呢喃着听不懂的咒语。

就在他呢喃的同时,四周突然出现金黄色的小点,看上去就像是星星一样。

“哇——”这样的景象获得了孩子们的惊呼,因为他们从没有见到这样的现象。

“哇哥哥你是魔法师吗!”“你是管星星的神仙吗!”“哥哥好帅!!”“星星真漂亮!!!”

孩子们争先恐后的说着,场面一时混乱。

少年无奈的笑着,然后他随便的指着一个小孩,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着。

“没错!她说对了!吾是掌管星星的神仙!”

“那大哥哥你的名字是什么?!”那个被少年指着的小孩激动的说着。

剩下的孩子一听到她这么说,立即发挥自己的想象力,纷纷来猜测少年的名字。

“既然掌管星星的神仙,那肯定就是与星星有关的吧!”

“你看哥哥这么帅!肯定是叫超级无敌大帅哥啦!”

“不对!哥哥应该叫五角星!”

“你说的不对!”

“一定是叫猩猩啦!”

似乎误入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了…

“哥哥叫什么无所谓…但是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你们该回家睡觉了哦!”

“诶——我们还想再看会星星呢…”

“星星也是需要休息的啊。”少年的表情似乎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好吧….”

于是这些孩子就在不舍当中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在目睹了孩子们都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后,少年表示以后再也不要哄小孩子了,也不要到有小孩子的地方玩耍了。

日常

*意识流

*存在大量的ooc

*小学文笔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媚,万里晴空,也不冷不热,是个适宜出门玩耍的机会,然而就在大家组团去玩的时候,我们的主人公,不,应该是囚人公比较符合他现在的情况。

“即使是拥有了很强大的魔法还是要进监狱真是辛苦你了勇者桑。”

  在一旁拿着卷起来的报纸拍打手掌的恶魔家庭教师讽刺的嘲笑了一番。

“又不是我心甘情愿的!!!!!!”阿鲁巴朝西昂咆哮着同时在心里欲哭无泪。

  母亲,不能成为你想象中的勇者还真是抱歉。

  阿鲁巴在内心里向远处的母亲哭诉着。

 “勇者桑在那之后变得很有名了,真是不得了,每次学校那边都会派人来魔界来参观。”

 “我又不是猴子为什么要来参观我!咕噗…”刚说完就被那个传说中的抖s勇者兼现在的家庭教师西昂一拳打在肋骨上。

 “我的肋骨…要断了…”痛苦的捂住肋骨,无病呻吟的趴在桌子上说出自己的情况。

 “啧啧,肋骨这个梗说一次就够了,勇者桑你就这么痴迷于肋骨吗?真不愧是被世人成为肋骨侠的男人。”

 “还不是你们每次弄我,受伤的总是肋骨…而且我不记得我有肋骨侠这个称呼…”

 “原来勇者桑你是传说中的抖m啊!原来如此!以后就专门攻击你的肋骨吧!”

 “快给我住手啊你这个抖s!在这样下去我就会game over的!到时候我哭给你看啊!”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不要一言不合就唱歌啊!你又不是迪【消音】尼里的角色!”

 “你快给我向迪【消音】尼道歉啊!人家也是有好好的走剧情的!”

 “啊…说得也是…抱歉…”

 “这才是我们勇者应有的风范嘛。”一巴掌狠狠地拍到阿鲁巴的后背上。

 “你拍就拍吗干嘛这么用…咳!”阿鲁巴连忙往后退,“都要被你拍出血来了…”

 “这是我对你的爱意。”

 “那是哪门子的爱意啊喂!再说你这种说法不会被观众老爷们各种想歪吗!”

  就在西昂准备怼阿鲁巴的时候,一个人不慌不忙的走向这里来。

 “西碳!”克莱尔拿着捕虫网走过来,顺便朝监狱这边叫了西昂的名字,他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山洞里很是明显。

  所以他的结果就是被西昂揍了一顿。

 “你害我错过了最佳时刻。”西昂一脚踩上克莱尔的背。

 “西碳你不觉得你这样子对你的幼驯染很过分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一千年前就丢了。”

 “你同时丢掉的还有你的节操吧唔唔唔。”克莱尔的脸顺利的陷入了地面里。

 “吃土去吧少年。”

  克莱尔君,我表示对你有这样的幼驯染而感到不幸。

  玩家「阿鲁巴」对玩家「克莱尔」使出技能「怜悯」。

  不过在那之前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少年阿鲁巴哟。

  这是来自某个地方的吐槽。

  “克莱尔来这里肯定是有事要找你吧…你快放开他吧。”因为自己的良心过不去的阿鲁巴不得不开口替克莱尔说一句好话。

  西昂移开踩在克莱尔背上的脚,摆出一副「要不是你还有用处本大爷才不放过你」的表情。

  露出这样想表情,你确定你是传说中的勇者而不是传说中的大反派吗!!!!!!

  “呀,谢谢你阿鲁巴君。”克莱尔把脸从地里拔出,满脸泥灰的笑着说:“要不是你西昂就不会好好的听我说话了。”

  “结果真的是你找我有事?”西昂眯着眼睛看向克莱尔,在心里想着要是这家伙说的事情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严重的话,他会好好回报【物理】克莱尔的。

  “我在想阿鲁巴君总是窝在这里学习也不太好,况且我们的旅行也暂时停止了,趁今天天气好,把大家叫到一起聚个会。”

  “欸,可是我觉得勇者桑挺喜欢窝在这里的啊?”

  “你不要无缘无故给我添加一些设定啊!因为你我不知道有了多少个绰号!!!!”阿鲁巴欲哭无泪的在一旁吐槽着,但是说实话这么久没和大家见过面了,他也挺想念大家的。

  “欸,是吗?”西昂一脸无辜不知所措的看向阿鲁巴。

  阿鲁巴表示有话也说不出口,生怕下一秒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又要揍自己。

  “那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吧!大家已经在那里集合了!”克莱尔元气满满的举起捕虫网。

  在阿鲁巴他们准备出发的时候,另一边的情况则是这样的。

  露基在和亚努阿他们在聊天。

  小公主正用着爱慕的眼神盯着佛依佛依,而被盯着的佛依佛依则是浑身不自在的坐在椅子上,此时的他拿着装着红酒的高脚杯,翘着脚,视线瞥向不远处。

  这个国家的女仆长正向执事长讨要之前说好的两万五。

  假熊猫发出哗丘啦的叫声。

  太阳先生发出含糊不清的拟声词。

  貌似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混了进来,算了,先无视吧。

  然后镜头再转向已经到达门口的阿鲁巴一行人。 

  阿鲁巴:“作者你这么敷衍真的好吗?”

  西昂:“作者已经走投无路了,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表示时间过得很快。”

  克莱尔:“这样反倒会起到反作用的吧。”

  西昂:“管他呢。”

  阿鲁巴无视他们的发音直接推开了木制的门,看到里面聊得正开心的一群人,那些人发现有人开门后,立即把目光移到门口,但是见到来者之后,摆出一副你是谁的表情。

  “啊咧?”阿鲁巴顿时怀疑人生了,他觉得自己是不是打扰到了大家,或者说是他不应该来的呢。 

  “阿鲁巴好久不见了!”露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来到了阿鲁巴的面前。

  “啊,还是露基你好啊。”阿鲁巴原本还想没人会理他,结果露基就这么出现了,他伸出手想要抱住露基,来表示谢意。

  结果因为露基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让阿鲁巴扑空了,准确来说也不是扑空,他最后感觉到自己手中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仔细一看黑乎乎的,看上去像是个角?

 于是阿鲁巴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他成功的入狱了。

  “以你破坏东西的罪名逮捕你。”这是来到这里之后,看守这里的士兵告诉他的。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与正文无关的内容:

原本十七号就快要码完的了。

结果因为自己太懒没有码最后一部分。

于是在经过自己的不懈努力之后。

终于码完了。【撒花】

也刚好可以赶上战勇七周年_(:зゝ∠)_

最后求评论ヽ(・ω・´メ)

【安雷】仍旧没有题目的文

·人鱼paro

·私设

·ooc

 

  安迷修告诉雷狮他想回家,可是这家伙一副风太大我听不见的样子的盯着自己看,看样子磨破嘴皮子也不会让眼前的人帮助自己回到海里。所以说人类真是可怕。

  于是安迷修就暂时的在这里住下了了,因为自己不能长时间离开水,所以雷狮特地的叫仆人运来一个超大型的鱼缸。

  “你这样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吗?!”在把安迷修放进水中后,安迷修立即拽住雷狮的衣领咬牙切齿的说着。

  “放心,我已经吩咐好他们不允许把这件事情说出去。”雷狮嫌弃的拍掉安迷修的手,然后整理好自己的衣领之后就离开这里了。

  离开之前他跟安迷修说了一句。

  “你先乖乖待在这里,我去吃个饭再回来。”

  “喂!”不容安迷修说出接下来的话雷狮就离开了,安迷修有些恼怒的拍打装着水的玻璃。打着打着自己突然就没了脾气,停手后把脸埋在水里,无聊的吐着泡泡。

   这应该算是自己鱼生最大最绝望事件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发生太多的事情有点适应不过来还是水土不服的原因,他的脑袋有些痛,这种时候治疗头疼最好的方法便是睡觉了,然后安迷修潜水,找了个称得上舒适的地方闭上眼睛休息了。

   海底世界无疑是最让他感到安心的,因为那里是他的家,一旦换了地方,那种安心就不存在了。虽然自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在没有人和他一起的前提下,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也不会大哭大闹的,可是这种莫名其妙的孤独感让他有些适应不过来,一时间脑海里闪过的都是在海里生活的片段。

  因为这个原因他睡不着,只好睁开眼,却发现已经是晚上了,结果自己多多少少还是睡了一小会,不然也不会闭眼之前还是下午,一睁眼却是晚上了。

  不过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怎么还没有回来?

  忽然间自己隐约在不远处看到一个人影安安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安迷修凭借自己的种族优势,看清楚那个人是谁。

  那不是雷狮吗?

  安迷修游到边缘,然后从水中冒出脑袋来,朝雷狮的地方看去。

  “你…”声音刚从喉咙里冒出来他就停下来了,他不知道附近有没有什么人,自己贸然大喊大叫估计只会引起什么麻烦。

  安迷修一鼓作气的从鱼缸里爬出来,然后拖着自己的鱼尾来到了雷狮的面前。

  他扶着雷狮的肩膀摇了几下,雷狮没有任何回应,只是保持着低头这个动作。

  安迷修察觉到他的不对劲,低头想看他究竟怎么了,结果却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血,这让他觉得大事不好了。

  “喂!喂!”他不断摇晃雷狮,企图让他清醒过来。

  “喂…什么...喂...咳”雷狮慢慢的吐出这几个字,他抬眸看向安迷修,说:“本...皇子…可是…有名字…的。”

  “你不就是去吃一顿饭吗?!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呵…”听到安迷修这句话,雷狮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都是…我…那些…好亲人啊…”

  “他们出手也太狠了吧?你等着!我这就去拿东西帮你包扎!”安迷修丢下雷狮一个人就去寻找药物和绷带了。

  雷狮没有拒绝安迷修,他坐在椅子上看着安迷修忙碌的身影,觉得很好笑。

  人鱼竟然会帮助人类,真是奇了怪了。

  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起来,困意也在不断席卷过来,实在是撑不住的雷狮已经昏睡过去了。

  不知道雷狮昏睡过去的安迷修还在继续寻找东西,在他翻箱倒柜找到东西着急的爬过来之后才发现雷狮已经昏过去了。

  安迷修还以为他是因为受了很严重的伤已经撑不下去了,结果仔细调查才知道他只是睡着而已,安迷修稍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帮雷狮处理好身上的伤口。

  肩膀和手臂上都有长度不同的划伤,脸上也有几处地方是乌黑的,最为严重的还是靠近心脏的伤口,虽说没有碰到心脏,但是出血量很大,时间一久就可能导致失血过多休克而亡,所以优先处理这里。

  在处理伤口的时候,雷狮皱着眉头,看上去很难受的样子。

  即使在睡梦中感到痛苦也不会发出一点声,这家伙的忍耐度也真够好的。

  弄好所有的伤口后,安迷修看他还皱着眉头,叹了口气。

  虽然有点对不起他,但还是先委屈他在这里待上一夜吧,再不会到水里去恐怕自己的身体可能会受不了,到时候就照顾不了这个伤员了。

  “晚安。”人鱼在雷狮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在安迷修回到水里之前,雷狮的嘴角似乎勾起了一个弧度。

 



因为码字的时候和我另一个文的设定弄混

虽然及时发现了这个问题但还是有些混乱

然后我懒得修改了


最后求评论_(:зゝ∠)_


前篇

【安雷】这是一个没有题目的文

*人鱼paro
*ooc
*私设
*小学生文笔

  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后,雷狮打算闲逛一会再回去吃晚饭,毕竟自己不太喜欢长时间待在那里,只会让人心烦。
  于是毫无目标的雷狮就在附近走走,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说话声,雷狮好奇的同时小心翼翼地走到那边去。
  然后他看见一群人拿着什么,可惜因为他们的身体挡住了,没法看清楚那是什么,而且看这些人鬼鬼祟祟的,不太像是什么老实人,为了皇宫里的和平与安全,雷狮打算上前看看情况。
  “喂!你们这些家伙在干什么!”
  被他这么一喊那些人愣了一下,不过当中有个人很快回过神来看了他一眼,然后丢下自己的小伙伴们直接来到雷狮面前,向雷狮露出讨好的笑容。
  “嘿嘿嘿,三皇子你要不要看看我们捉上来的物品?”
  当他靠过来的时候,雷狮闻到了一股腥味,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不过听见这人这么说,他反倒想知道他说的东西是什么。
  “拿过来给本皇子看看。”饶有兴趣的看向他们。
  “是是是。”这人朝他的伙伴们挥手,他们接到指令立即提着手中的东西来到雷狮的面前。
  他们走近的时候,那股腥味更浓重了,雷狮有些嫌弃的捂着鼻子,但目光一直停留在那个箱子上面。
  只见他们慢慢的打开箱子,一个闭上双眼的人就这样暴露在空气当中,可他脖子以下的部分都沉在水中。
  “这是我们今天早上在海上捉到的人鱼。”
  “人鱼?”雷狮靠近那个箱子一看,果不其然的在水中看到一条深蓝色的鱼尾。
  “是的是的,人鱼可是难得一见的!皇子你…”那个人一脸奸笑的看向雷狮。
  “…..”雷狮没有理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昏迷中的人鱼,他有一种要是这次要是不留这条人鱼的话以后肯定会后悔的感觉。他的嘴角往上勾勒出一个弧度,连说话的语气里都带有一丝的兴奋。
  “这条人鱼我要了,顺便把他给弄到我的房间里。”
  “是!”到达目的之后,这些人麻利的将人鱼给抬到雷狮的房间里。
  在打发他们走之后,雷狮将房间的门反锁,不让任何人进来。
  “他们到底注射了多少量的药啊…竟然能让这条人鱼睡到现在。”雷狮走到人鱼旁边无聊的戳着他的脸。
  戳着戳着那根手指突然间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雷狮定睛一看,是那人鱼的手,人鱼的手湿漉漉的、黏糊糊的,让雷狮有些受不了,他赶紧把手指从人鱼的手中抽回来,但是无奈对方的力气太大了他无法把手指抽回来。
  “喂,你快放开!”雷狮强忍着怒火向人鱼吼道,然后他看见人鱼睁开双眼,那双如同海水般的眼睛紧盯着雷狮,要是再靠近一点的话雷狮就可以在他的眼睛上看到自己的身影。不过要是人鱼再不放开他的手的话,雷狮觉得他可以把这条罕见并且看上去很弱的人鱼给揍到浑身是伤,但是后来又考虑到种族原因,他猜想这家伙会不会是听不懂人类的话。
  “喂,你该不会是听不懂我的话吧?”见这条人鱼没有对此作出什么反应后,雷狮确认他真的是听不懂人类的语言,无奈之下他只好指着人鱼然后又指着自己被他握住的手指。
  人鱼慢慢的放开了他的手,雷狮见状快速将手指给收回去。
  这家伙的力气怎么这么大!!!
  雷狮看着被他弄红的手指,但目光很快就被人鱼接下来的举动给吸引去了,人鱼微微张口,但是雷狮却听不见他的声音。要不是他还能听见挂在墙壁上的钟走动的声音的话,他还以为自己聋了。
  “……啊….啊…an…an…”渐渐的听见人鱼发出声音来。
  怪不得说人鱼的歌声能过魅惑人类,单单发声就已经足够吸引人的了。
  在雷狮想着这些东西的时候,他似乎听见人鱼说了什么,但他没有听清。
   “安迷修。”人鱼一本正经的说着,“我的名字叫做安迷修。”
  这下他总算是听清人鱼再说什么了…等等?!这家伙竟然会说人话???
   “你他妈在逗我啊?”既然这家伙会说人类的语言,那么听懂人类的话也不在话下,结果那家伙刚刚竟然没有理他,这让他很生气。
  他抓住人鱼的肩膀,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过度,人鱼吃痛的叫了一声。
  “你干嘛!”安迷修表示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粗暴对待人鱼的人类,更何况他又没有做错什么事情,这个人类就这样子对待他,等他回到海底里的时候,安迷修觉得一定要去告诉他的族人们,人类会莫名其妙的暴走,以此来告诫他们人类是多么可怕。
  “你说呢?”雷狮的手因为太用力的缘故,手上的青筋很是明显。
  安迷修把他从清醒到现在为止所发生的事情想了想,还是没有得出什么结果,说到底还是因为这家伙脾气太暴躁的缘故吧?不然也不会莫名其妙的发脾气。
  “明明能听得懂人类的语言,却骗了我,还假装听不懂的样子,你这家伙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超凶的雷狮。
  “啊..那个时候我的意识还很模糊…”听到雷狮是因为这件事情生气之后,安迷修有些无奈的挠着脸,“要是因为这件事情让你生气的话我向你说声对……等等!我为什么要向你道歉,明明是你们人类的错!把我抓到陆地不说!还给我注射乱七八糟的药!!要是对人鱼有什么影响那就惨了!!!!!!”
  “啊?又不是我把你抓到这里来的,关我什么事情?”雷狮松开手,无所谓的坐在地上,要知道他可是一个皇子,如此没有礼仪的事情要是被他人撞见的话,说教肯定是少不了的,但是雷狮就是不想被这些无聊的礼仪给束缚,在他的字典里规矩就是被用来打破的。
  “我只不过是叫那些人把你给弄到这里而已,话说回来你还得感谢我呢!要不是我的话,你现在还在那些人的手里!”雷狮掐着安迷修的脸说着,“还不快点对本皇子说声谢谢。”
  “#$%&”安迷修口齿不清的说着,不过雷狮没有停下,继续掐着手感很好的脸,最终忍不了雷狮这么对待自己的脸,安迷修用力的将雷狮的手给拍掉。
  然后听见附近传来铁链碰撞的声音,安迷修发现自己的手竟然被手铐铐着,手铐上的铁链连接在自己后面的箱子上,而且铁链的长度不是很长,最多也就能让自己的手碰到头发。
  “你就是这样子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吗?还是说人鱼都是不知道知恩图报的种族吗?”雷狮看见那条铁链之后,笑着说。
  然后只见安迷修盯着自己认真的说着。
  “谢、谢谢。”
  雷狮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就妥协的了,一下子愣住了。
  “你在脸红?”
  “才不是!这是被你掐红的!!!!!!!!”



这绝对是安雷!!!!你们要相信我!!!
肯定会有后续,但什么时候更就不一定了('∀`)

【狛日】喜欢这个词语有很多种说法

   有一天狛枝突然向暗恋已久的日向告白。
  “我喜欢日向君!日向君你喜欢我吗?!”狛枝满怀期待的看向眼前的日向。
  “我当然喜欢你啊。”面对突如其来的告白日向不但没有慌,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回答了狛枝。
  虽然日向的答案是喜欢,但是他所说的喜欢也只是朋友上的喜欢,并不是狛枝想的那样,所以这个美好的误会导致狛枝高兴了好几天,凡是遇见他的人都会用一种“这人又犯病”的眼神看着他,而且总是在念叨“希望真是斯巴拉西。”
  不过即使如此,最后他们也成功的走到了一起。有天狛枝突然问起了那天的事情,日向才告诉他真相。
  “什么?!那时候日向君你在骗我吗?!”狛枝紧紧抓住日向的肩膀,不可置信的看着日向。
  “我没有骗你啊,只是你误会而已…”日向无奈的对着大惊小怪的狛枝解释,“但最后我们还是在一起了,不是吗?”
  日向把手伸到狛枝眼前,无名指上那枚闪闪发光的戒指就是最好的证明。
  “还好我们最后在一起来,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啊…”狛枝的情绪突然低落了下来,日向连忙上前安慰他。
  “…骗你的!”狛枝突然把日向扑倒在床上,“被我这种人骗到,身为预备学科的日向君也只有这种程度呢。”
  “喂!狛枝你想做什么?!”日向惊恐的看着逐渐靠近自己的狛枝,他在狛枝的怀里不断挣扎,双手抵在狛枝的胸前,试图推开眼前这人,但不安分的双手却被狛枝用领带绑在起来。
  “那么该怎么惩罚你呢…”狛枝扯下自己的衣领,舔了舔干燥的嘴唇,然后把身体压低,渐渐地接近日向…
  之后就拉灯啦!(´・ω・`)
  第二天一早,狛枝发现日向竟然不见了,他急忙穿好衣服出去寻找自家媳妇。
  “日向君该不会生我的气然后离家出走了吧!!!”狛枝大脑快速转动最后得出这条信息,于是他脑补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行!不能让日向君发生那些事情!”
  “日向君你等着我这就来找你!”狛枝一脸坚定的望向远方。
  虽然狛枝认为日向是因为昨晚做得太过所以生气,决定来个离家出走,所以一早才不见人影,但是真相却不是他所想的那样,日向之所以不见是因为他一早就去未来机关工作了,忘记告诉狛枝而已。不过误会的狛枝暗暗下定决心,一定把日向哄回家,要知道像日向君这么不解风情的人要把他哄得心服口服是非常的难,只有采取特殊手段才成功,唉…有个傲娇的媳妇真心觉得好累。
  而在未来机关那边,日向一脸沉重的坐在办公室里。
  “嘶…狛枝那家伙是不是不知道什么叫节制啊…”日向轻轻揉着酸痛的腰。
  路过的苗木瞧见,担心日向的同时在心里面想着:狛枝君你到底对日向君做了什么?!



我怀疑我开了一辆假车(○’ω’○)

【最枫】活在心中

#最枫#
*有透吧,大概
*第一次尝试在这里发文
*可能ooc
*可能有错别字
*幼儿园文笔
*如果能接受就OK?
  我是一名记者,今天我将要去采访一位年纪轻轻就大有声望的少年侦探,据说这位侦探以前是在从事侦探行业的伯父那里做助手的。本来是在伯父那里接到的委托大多是调查出轨这样的小工作,但有一次他却比警察还快地解决了遭遇到的杀人事件,经过这次事件后,他的名气渐渐地增大,被委托的事件也越来越多,最后变成了家喻户晓的侦探。
  这位侦探除了姓名以及成名的缘由之外几乎都是迷,而且也很少参加记者招待会,所以众人对他的了解甚少。这位迷一般的少年侦探的背景被大众编了好几个版本,各种版本对他的印象都不同。
  如今,这位侦探意外的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请求,而我也有幸来目睹这位传说中的少年侦探。
  手机里存着那位侦探私信过来的地址,我按照上面的地址来到了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房子外。
  我紧张的吞了吞口水,一想到即将能见到那名侦探,手不经意的抖了起来,颤抖的伸出食指按了门铃。
  门铃响了一会儿后,门的里边传来一道略沙哑的声音。
  “请问是谁?”
  “我是报社的记者!请问这里是最原终一先生的家吗?”我小心翼翼地问着。
  没人回应我,反倒是门开了,里面走出一个看上去有16、7岁的少年。
  “记者先生请进吧。”他向我露出微笑的同时往门那边靠着,让出一条路方便我进去。
  “打扰了。”进来后,我才发现里面的装潢和外面一样普普通通,根本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要说最能引起我的注意的话,还是从摆放在桌子上的播放器那里传出来的钢琴声。
  “记者先生你不用这么拘束拘束,你可以随意找个地方先坐着,我去拿杯茶给你。”少年轻笑,然后走到厨房那里。
  “好的。”我一边打量四周一边回答他。虽然外面对这个少年的描述版本都有所不同,但是都没有相似的地方,而且少年的性格也出乎自己的意料,还以为他会是那种骄傲自大的人,但他却意外的很温和,给人一种很平静的感觉。
  待少年端来一杯温热的茶过来后,我提出了自己心中所疑惑的事情。
  “那个,最原终一先生这个钢琴曲是怎么回事?”
  “啊,那是我闲着无聊开来听听的。”
  “很好听的一首曲子呢。”我端起茶喝了一口后觉得这茶闻起来很香,但喝下去却是先苦后甜,通过一些小细节,我大致能猜出最原终一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放下手中的杯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最原终一先生能告诉我这个曲子谁弹的吗?”
  “这是我的一位友人弹的,是她特意录下来送给我的。”
  “不介意的话能告诉我她的名字吗?”能让眼前的少年露出这样的表情,想必那个人对他很重要吧,但这也引发我的好奇和八卦之心,毕竟能知道他最在意的人是谁可是十分不易的。
  “赤松枫,她的名字是赤松枫。”少年的眼睛里滑过一丝悲伤,“这是她第一次送我礼物,但也是最后一次。”
  “难道赤松小姐她…”
  “啊…她已经不在了…”少年突然低头,他的肩膀微微抖动着,看样子赤松小姐离去对他打击很大,“因为那个事件导致她死去…说实话我真的很气愤,很悲伤,直到现在还记忆犹新,仿佛这件事情发生在昨天…”
  “抱歉…让你想起来了这么痛苦的事情…”
  “没事…这不是您的错…”少年出现抬起头,坐在他一旁的我隐隐约约看见他的眼角有点红,他刚才哭了?
  “虽然她不在了,但她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没错,赤松枫永远活在最原终一的心中,一直默默的守护着他。